六合彩预测群

时间:2019-07-09 03:01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旧时天台县城出东门有二条官道,经榧树村入宁海的那条称上官道,经坦头入三门的这条称下官道。坦头街就是下官道两侧建房开店之后,所形成的一条商业街,下官道穿村而过,坦头街也就是下官道其中的一段,街的西端有一座庵堂,称米行庵。最初的米行庵只是官道旁的一个路廊,行人在此歇歇脚,喝碗茶。来往的人多了,有人便在此贩起米来,渐渐地,从一个路廊变成一个米行。因路廊内供有白鹤大帝,最终形成了庵堂,称米行庵。

  米行庵白鹤大帝的由来,村中有着一个传说,故事发生在明万历年间。最初这尊白鹤大帝神像供奉在欢溪头的逸酌路廊,非常灵验。逸酌路廊的门口上有一副对联,“雪映鹭鸶飞始见;柳藏鹦鹉语方见。”一番江南乡野的情趣。地处溪边的欢溪头地势较低,春夏之季,时常遭受洪水。明万历年间的一个初夏,连续数天的大雨,欢溪的水猛涨,眼看就要淹没了逸酌路廊,一位来自五百村的米贩,背起路廊中的白鹤大帝神像,往高处跑。洪水就一路跟着他,当他跑到坦头米行路廊时,实在是跑不动了,就在路廊的长凳上坐了下来。说也奇怪,洪水至此也慢慢地消退下去了。他觉得白鹤大帝喜欢此处,于是,将这尊神像就供奉在了米行路廊。

  米行庵属坦头、湖岸、溪南、鱼山四村及黄务洋半个村共有。每一个村为一扇,黄务洋算半扇,共四扇半。米行庵内建有戏台,戏台鸡笼结顶,精美无比,被称为东乡二个半戏台之一。每年八月十六为白鹤大帝寿日,举行庙会,演戏三天。看戏时,两侧的厢房按扇分配,每扇分得一间,村中的妇女和小孩在厢房内看戏,而男子只能在道地看戏。上世纪五十年代米行庵成为了苍山中学校舍,现已拆除,具体位置在现坦头镇中心幼儿园。

  北宋时期的坦头有另外一个名称,那就是埂头。据《天台县地名志》记载:“坦头街,宋时,村头原有二条土埂,称埂头。清初,建集市于此,有盐行坦和后门坦,又名坦头。建街后,称今名。”可见坦头的村名始于清初。《天台后洋陈氏宗谱》中对于坦头名称的来源另有一种说法,“土埂南端顶背有一古时义祭坛,系古人用以祭奠亡灵之场所,这义祭坛的坛字便是后来称作坛头的根由。”坦头是从坛头谐声而来。

  坦头古属太平乡六都,现坦头既是镇名,又是村名。苍山是东乡的一座大山,一条山岗由北向南蜿蜒伸展,人称龙脉,龙脉一直延伸到坦头街。苍山倒溪自东向西从坦头的南边流过,与坦头老街相平衡,最后汇入始丰溪。来自临海的南北杂货,用长船溯始丰溪入倒溪,抵达坦头,水陆交汇使坦头渐渐成为了商贾会集货物交流的集镇。

  坦头街因集市而繁荣,最后形成村落,居民也来自于不同地方,成为了众姓聚居的村庄,各姓居民在此开店经商,,同时从事农耕。各姓村民和睦相处,安居乐业。裴姓和陈姓是村中大姓,其他的还有范、杨等三十多个姓氏。裴氏世居山西闻喜裴柏村,元末,裴承宝途经坦头,见此处山明水秀,土沃地饶,道路畅通,于是,在此筑室繁衍。他自宁海裴家山迁入天台坦头,成为天台裴氏始迁祖,为天台裴氏第一世。至第三世,裴承宝的长孙裴天玉迁居溪南,为溪南村裴氏始祖,裴氏老太房祖。次孙裴天德居坦头,为裴氏老二房祖。溪南村位于坦头南边,两村中间为苍山倒溪。溪南村中存有裴氏宗祠,宗祠建于清代,为四合院格局,由门楼、正堂和两厢构成,正堂为三开间硬山顶,堂内四根石柱非常粗大。大门门楣上挂“裴氏宗祠”木匾。

  明朝末年,后洋陈氏陈汝赞和其弟陈汝谅俩人来到坦头街经商,兄弟俩最初所居的道地在上街南边,院内石板铺地,人称石板道地,民居现已倒塌,院内道地的石板地依旧保存至今。清乾隆年间,另有一派陈氏迁居坦头,那是妙山陈氏。范氏迁入坦头在明正统年间,由范存省从天台城关迁入,他来到坦头同样是为了经商。坦头杨氏也有二派,清康熙年间,杨天伦从城里妙山迁至坦头,为杨氏坦头派始祖,二百多年之后,清光绪年间,又有另派杨迁居坦头,这一派为杨氏屿山派。不同氏族的迁入繁荣了坦头这条古街。

  溪中是清澈的流水,街上是热闹的人群,这一切让坦头充满生机。坦头老街从明代就已形成集市,商贾云集。最初在米行庵一带集聚贸易,形成了米行、盐行、柴行。之后,自米行庵向东延伸,建造了许多店铺,就形成了坦头街。坦头街东西走向,东段称下街,西段称上街,中间的一段称中街。街北的上墙弄与街南的下墙弄与坦头街呈十字形交叉。

  坦头街两侧商店林立,多为二层建筑,一楼开店,二楼住人,前店后院,二里长的坦头街不但有集市的热闹,也有居民家庭的温馨。清朝初年,正式立市,逢农历二、七为市日,称坦头市。街两侧门前一个柜台连着一个柜台,老街石子铺路,一块溪石子紧靠另一块溪石子,仿佛是一个故事紧接着另一个事故,只是街上的石子比官道其它路段的石子更加光亮,街上行走的不但有赶路的行人,还有赶集的村民。东乡各村,以及三门、宁海、临海近县的村民都来坦头赶集,街上可听到赶集者不同的口音。年代久了,走的人多了,岁月抹去了溪石子的粗糙,溪石子就显得光滑了。坦头街渐渐成为了天台东乡中心集镇。

  卸下门板,将货物摆上门前的石板柜台上,坦头街的一天就开始了。至民国年间,坦头街有百余家商店,街中的那几家南北货店总有人们喜欢的货品,无论是土特产还是洋货总有各自的喜爱者。范永茂、陈合利、陈能记、杨兴盛这几家南北货店,村中的老人们还记忆犹新。范永茂南北货店的主人为范宏泽,他奉行老少无欺的经营理念,村里人都尊称他为宏泽相。经他手的货物几乎不用秤,斤两一定准确,民间又称他为“一撮准”。陈合利和陈能记是父子俩所开的两家南北货店。陈合利南北货店由陈月恒创办,因价格持平,从不缺斤短两,所以生意红火。后来他的儿子陈宗贤在陈合利南北货店对面也开了一家南北货店,称陈能记,兼营酿酒业。陈宗贤克勤克俭,置田二百多亩,虽然拥有许多田产,他体恤雇工,荒年不收租,借钱不计息。同时还为造桥修路捐资,厅堂上悬挂有一块匾额,上题“乐善好施”四字,字为时任天台县县长张宝琛所题。街中还有汇丰鞋庄和鼎记布庄,汇丰鞋店的主人为裴德丰,店内的鞋他自做自售。最拿手的是钉靴,钉靴为布面,鞋底钉有铁钉,走路时叮当作响,这门手艺还是他从上海学来的。裴九鼎是鼎记布庄的主人,在土布做衣的时代,店中销售的多为洋布,洋布得从城里进货。

  路过药铺,总能闻到一股中药的味道,淡淡的,很好闻。捉来的中药用纸包好,几贴药用细绳扎在一起。民国时期坦头街有三家药铺,那是大椿堂、成春堂和元亨堂。大椿堂的店主为夏梁,他学医出身,自己坐堂,同时聘请一位城里来的先生,称邬九洲。成春堂的店主为陈杰铭,他在榧树做过学生。元亨堂药铺位于中街,远远地就能看到门前柜台侧面墙壁上“琪花瑶草”四个字,这四个字说的是中药如仙草一般的神奇,能药到回春。元亨堂由裴德祥创办于清同治年间,裴德祥(1837—1895),字先祯,号宗瑞,为天台裴氏第十七世。他从小跟父亲学医,其医术由父亲传承而来。父亲裴帝贶,字世宾,捐名凌翰,太学生。《天台裴氏宗谱》对他有如此的记载:“行己有耻,出言有章。留心于典籍,尤笃志于岐黄。”裴德祥的儿子裴霄纪也继祖业,任坦头国医馆馆长,其孙裴英芬也从医,精于儿科。裴德祥世代为医,在东乡颇有名声。世代相传的元亨堂为坦头村民看病捉药数十年,小孩子生病,父母就到元亨堂捉几帖药,当父母老了,长大了的孩子就到元亨堂为父母买些药品。堂内的那张柜台也是数代村民所熟识的。

  坦头街是商贾的热闹,两侧的小巷则是市井的平常生活,小巷也是铺着溪石子,雨落在黑瓦上,顺着瓦弄滴在了石阶上,也滴在了小巷的溪石子上,雨水濡湿了石子路,数株小草从石缝间冒出,让小巷多了一份生机。裴氏老二房的发祥地在坦头街北侧,小巷内的启裕楼为一幢四合院,一副大户人家的气势。启裕楼坐西朝东,楼的南厢面对坦头街,为元亨堂药店。刻有楼名的木匾就挂在堂前的檐廊下,启裕的楼名寄托了楼主的希望,希望后人从此能过上富裕的生活。崇文报先,启裕后昆是旧时人们的共同心愿,以崇尚读书来报答先祖,同样也启发后人。楼名的“裕”不仅是财产上的富裕,同样是精神上的富裕。启裕楼上世纪九十年代遭受火灾,重建的元亨堂药店为二层建筑,门楣上挂“元亨堂”匾额。

  坦头街北侧有一条小巷,因巷内出过一位举人,而称“举人巷”,这位举人就是陈恕。陈恕,字成玉,号绍平,榜名国昌,生于清嘉庆十六年(1811)。清道光十一年(1831),他中道光辛卯恩科第五十四名武举,那年他刚满二十岁。后任侯选营千总,为正六品武官。举人道地坐西朝东,为三合院格局。宅院建筑部分倒塌了,门头还是完整地立于巷内。大门的门楣上有一块石匾,中间刻“登科”二字,两侧分别有两行长长的落款,列举了陈恕的功名。故居门前曾立有旗杆礅,大门内墙壁上画有一只大花瓶,瓶中插有三支剑,有平升三级的寓意。村中原有一块石头,为举人上马时所用,人称上马石。

  水井头巷在坦头街的南侧,巷内墙角旁边的那口水井为世代人同共饮用,井旁还放着一只石槽,供人洗涤之用。水井头旁边,有一幢陈氏宅院,俗称“水井头道地”,水井头道地有前后二幢建筑,分别称水井头前道地和水井头后道地。水井头前道地坐西朝东,为陈瀛洲故居。清嘉庆十二年(1807),陈瀛洲得中举人,后授予文林郎、候补知县。他博览经史,兼通诸子百家,后设讲堂,宣讲经籍及儒家四子书。水井头前道地数年前已倒塌,中堂后壁的墙上原建有一座佛龛,现只存门楼部分建筑。

  水井头后道地位于水井头前道地之后,二幢院落一前一后,中间有一条道路相隔。水井头后道地由陈瑞章建造,陈瑞章为陈瀛洲次子。陈瑞章,名宗霭,学名耀台,号倬云。乡间那些士绅在村中有一定的威望,士绅中的领袖人物,乡间称头脑,陈瑞章就是坦头的老头脑,因家住水井头,故称水井头老头脑,这是俗称,也是尊称。旧时天台称学堂的先生为相,相是天台方言先生的连读,对于乡村那些受人尊敬的士绅也称相,陈瑞章就被尊称为瑞章相。陈瑞章贡生出身,博学明经,排解乡里纠纷,常以理服人。水井头后道地为三合院格局,坐西朝东,南北两侧各开设大门,中间为一堵照墙,现南厢已倒塌。北侧大门的门楣上有“五福临门”石匾。因宅院面对宝华山,照墙外侧石匾,刻“华峰挹秀”四字。照墙内侧也有一方石匾,上刻“平心率物”四字,落款时间为“光绪拾柒年”。此四字为陈瑞章亲笔所书。“平心率物”意为以平和的心对待事物,这是自律,也是对乡民的忠告。

  清同治十年(1871),县令刘引之捐俸银千两,创办苍山书院,以教化乡民。书院选在坦头东北边的岩下村。书院的建造还需乡绅的支持,刘引之想到了陈瑞章这位老头脑。请他主持,着手建造苍山书院。坦头各乡绅也都感到坦头需要这样一座书院,读书明理,功在千秋,陈瑞章带头捐资,于是各乡绅都纷纷响应。坦头村的陈月恒、下峧村的周鼎、灵溪树的奚乃浩、榧树村的谢召棠都纷纷捐资。建成的苍山书院计有院舍四十间,内建有鱼池,池上架石桥。东乡各村的学童都到苍山书院读书。

  陈瑞章年高之时,由他次子陈孟绅接管苍山书院。陈孟绅,名采笏,号谷香,学名占春。秀才出身,博学多才,刚正律己。他喜好戏文,每次米行庵做戏,他都喜欢赶热闹,挤在台前,看得津津乐道。清宣统元年(1909)八月,苍山书院改为苍山两等小学堂,陈孟绅隐退之后,他的儿子陈建勋任校长。陈建勋,字绍业,号一精,清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留学日本,回国后,曾任天台县议会议员,深受乡民敬爱。陈氏一家三代相继办学,盛一方文风。上世纪五十代之后,苍山书院校舍成为了苍山粮食仓库。

  现在的坦头街没有以前那样热闹了,旧时的店铺也早已停业,坦头以新的面貌继续着它曾经的繁华之梦,现在坦头依然是东乡的商业集镇。

« 上一篇:西宁红包微信群
» 下一篇:湖北快三老群